足球投注欢迎您访问足球投注计算机毕业设计网官方网站!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 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足球投注

嫌犯纠缠法院5年 睡觉把铁锹摆床头

时间:2017-02-27 13:53:14  来源:  作者:

   2月26日,是江苏省自2016年设立的法官权益保障日。而就在这个权益日一周年的前夕,2月17日,沭阳县法院副院长周龙被犯罪嫌疑人胡小干暴力袭击,身负重伤。

  按沭阳法院通报,近5年来,因对法院关于其相关债务纠纷的判决及执行心存不满,胡小干长期闹访缠访,此次蓄意行凶。

  记者了解到,沭阳县法院从院长、副院长到法官、案件承办人,多人曾被胡小干谩骂、威胁、纠缠。

  周龙的遇刺,使法官的安全问题再次成为社会热点。江苏省法官权益保障委员会在一份声明中说:层出不穷的侮辱诽谤、屡屡发生的伤害报复,警示我们加强法官履职保护刻不容缓。在矛盾纠纷日益复杂、社会认同日趋多样的今天,加强法院、法官自身的履职能力和应对能力同样刻不容缓。

  凶案前的征兆

  2月21日,沭阳县法院南门以北100米处,一个灯箱的金属灯杆横在地上,已与灯箱脱离。水泥地上还能依稀看到几滴血痕,这些细节显示,这个地方曾发生一起血案。

  2月17日下午1点50分,31岁的胡小干驾车撞倒沭阳县法院副院长周龙,继而用刀将其捅伤。

  沭阳县警方称,当时周龙正步行前往单位,距离法院大门还有100米左右距离的时候,胡小干开着他的黑色桑塔纳轿车加速向前,接着扭头反向,将周龙撞倒在人行道边。

  警方提供的现场照片显示,桑塔纳车撞倒了路边的灯箱,轿车骑在灯箱的支架上,车头严重损坏,抵在一棵樟树上。

  胡小干冲下车,持刀戳刺周龙,致周龙胸部、头部等多处受伤。

  出租车司机陈先生途经此地,抄起地上一根棍子,制止胡小干行凶。

  民警赶到时,胡小干钻进桑塔纳的驾驶室内,试图驾车逃跑,被民警当场控制。

  经过抢救,周龙最终脱离危险,肺部、小肠受伤严重。

  2月19日,胡小干的母亲刚从震惊中缓过神来。

  “脑子里嗡的一声,”胡母说,当时听到胡小干捅人的消息,她血压飙升,头难受得颤抖。

  2月17日案发后,胡母发现了儿子这一天的异常。胡小干把前一天晚上买的一大袋豆奶粉一包包撕开,撒在院子里的泥地上。

  家里的一把铁锹,锹柄也断了一截,按照木柄的断裂方式,可以倒推出胡小干先用刀之类的利器将把柄横向砍一半,再用手沿着把柄向上掰断。

  胡母说,从去年开始,胡小干每晚都把铁锹摆在床头,“我觉得有人要害我。”胡小干说,铁锹放在身边,他才能睡得安稳。

  “他是疯了,什么事都做得出!”胡母说。

  尽管如此,胡小干家人没有报警、或向外人求助,在胡小干发怒的时候,她们选择躲在一边。

  终于,在2017年2月17日的下午,胡小干将仇恨付诸行动。

  一套商铺的利益之争

  按胡家人讲述和法院的说法,胡小干和沭阳法院的矛盾,始于5年前。

  2011年7月,胡父因心脏病发,猝然离世。

  胡母告诉记者,2009年之前,胡家一直在常熟开木板厂做生意,后因身体原因,胡父决定举家迁回家乡投资。

  2010年6月,胡父和沭阳县龙庙镇赵庄村签下合同,以63.6万的价格租下了该村一所废弃中学的40.9亩地,年限50年。此后,胡父将学校的部分楼房分别租给几位来办厂的外乡人。除了先期交给村民的租金,他们还自盖了两栋厂房,总投入一百万元左右,为此胡父还借了一些民间贷款。

  一切进展得比较顺利,直到胡父突然离世,债权人刘某、尹某接连与胡家打官司,要求还钱。

  新京报记者获得的判决书显示,2010年7月4日,胡小干父亲向刘某借款7万元,向尹某借款6万元,月息均为2%。后胡父于2011年去世,无法偿还。

  刘某、尹某提起诉讼,要求胡小干及其母亲、妹妹共同承担欠款及利息。

  胡小干的妹妹告诉记者,她父亲在世时,将家里的钱100多万都投入到废弃中学的厂房里去,突然去世时,没有立遗嘱,也没有留下存款及在他自己名下的房产。

  沭阳县法院一审认为,胡父生前与妻子、胡小干、女儿一直在一起共同生活,并与胡小干共同经营木材加工,胡父借款用于家庭共同经营,应认定为家庭共同债务,因此判决由胡小干、其母亲和妹妹三人共同负担债务。

  一审后,胡小干提出上诉,他认为自己婚后与父亲及其他家人分开生活,父亲并没有把借的钱交由自己支配,他自己也没有继承父亲财产,法院判定大家为家庭共同成员是认定错误。2012年7月23日,宿迁中院终审判决:胡小干的上诉理由依据不足,维持原判。

  在一审过程中,债权人刘某要求法院保全胡小干的财产,法院因此保全了胡小干名下的一套商铺共三间。

  进入执行程序后,因为胡小干拒不还款,法院准备拍卖胡小干的这套商铺,引起胡小干的强烈反对。

  在胡小干看来,商铺登记在他的名下,不是家庭财产。

  胡的母亲和妹妹均在庭上否认了胡小干的说法:他们没有分家,一家人一直住在一起,胡小干除了帮家庭经营板材厂之外,没有任何收入,且尽管商铺登记在胡小干的名下,但这是家人共同出钱于2006年购买。买房时,胡小干21岁,还未结婚。

  沭阳县法院副院长、新闻发言人尹文光告诉新京报记者,案件进入执行程序后,法院发现胡小干在保全房产之前已经将这套商铺以89万元的价格卖给了徐某,但没有在房管部门登记。徐某已经支付给胡小干65万余元,还有23.21万没支付。

  尹文光说,在法院强制胡小干还尹某、刘某债务的时候,胡小干另外还有与赵某、葛某两人的判决没有执行。因此法院提取徐某剩余购房款23.21万元,加上另外保全的胡小干银行卡内的2万元,支付了胡家所欠刘某、尹某、赵某、葛某等四位债权人的债务。
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推荐资讯
相关文章
    无相关信息
栏目更新
栏目热门